作者 主题: 席尔德林诸神  (阅读 659 次)

副标题: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席尔德林诸神
« 于: 2019-12-26, 周四 07:51:01 »
神祗
阵营
神职
建议领域
圣徽

艾德莉·法恩雅
CG
大气,雨水,丰饶,新生
生命,风暴,诡术
云朵上飞鸟的剪影

安格芮丝
CG
智慧,生长,保护
知识,生命,战争
在三角形中互连的三个圆环

阿拉丝琳·德拉娜
N
符文,书写,施法
奥秘,知识
一支羽毛笔或一个符文

※阿洛贝尔 洛非瑞Alobal Lorfiril
CG
狂欢,欢笑
生命,诡术
红酒杯

※阿拉勒斯 勒斯拉尼Araleth letheranil
CG
光明,繁星,启示
知识,光明
一束光芒

科瑞隆 拉瑞利安
CG
精灵的神王
奥秘,生命,战争,光明
弦月或新星

达拉尔 泰维纳尔
LN
火焰,大地,金属部件
锻造 光明
双手之间的火焰

深海 塞悉拉
CG
创造力,知识,大海
知识,自然,风暴
海豚

埃利布林·莱欧赛尔
CG
富足,花园,丰收
生命,自然
橡实

艾瑞汶·伊拉希尔
CN
恶作剧,变化
诡术
不对称的新星

费马罗·莫斯德林
CN
隐居,被放逐者
自然 诡术
一对凝视着你的精灵之眼

※加德海因Gadhelyn
CN
独立,违法
自然,诡术
叶型箭头

哈娜莉·瑟拉妮尔
CG
爱情,美貌,艺术
生命
金色的心脏

奇丽思·索斯瑞尔
NG
预言,附魔
知识,诡术
彩虹球

拉贝拉斯·恩诺瑞思
CG
时间,历史,记忆
奥秘,知识,生命
落日

梅莉菈·塔尔伦
CG
诗歌,歌曲
知识,生命,诡术
鲁特琴

迷斯瑞恩·瑟勒特
CG
防护,迷锁
奥秘,锻造,知识
三个交织的圆环

纳拉里斯·阿纳隆Naralis Analor
NG
治疗,忍耐,死亡
生命,坟墓
白鸽

瑞勒瓦·德维尼恩
NG
冬天,恶劣天气
风暴
两道圆环中间的矛

瑞里芬·莱勒菲
CG
自然,野兽,四季
自然
橡木

萨茹拉·艾莱恩
CG
湖泊,溪流
风暴,诡术
三条波纹般的线

莎罕尼·月弓
CG
梦境,死亡,远行
坟墓,知识,光明
月虹下的满月

谢瓦拉许
CN
复仇,失去,仇恨
战争
泪滴之上的断箭

索罗诺尔·杉岚德瑞
CG
箭术,狩猎,生存

自然,战争
饰以绿羽的银色箭矢

塔瑟里斯·曼度因Tarsellis Meunniduin
CN
山脉,众河,荒野
自然,风暴
流淌着河流的山脉

塔斯林·瓦拉迪
NG
战争,剑斗
战争
于弦月之下,满月之上的交叉之剑

凡德里亚·吉尔马德里
LN
战争,悲伤,正义,警觉
坟墓,战争
流泪的双眼

耶·西德
CG
音乐,附魔
音乐,诡术
留声机

赞蒂拉
CN
浪漫,欲望,舞蹈
生命
双唇

精灵诸神的万神殿叫做席尔德林,其中包括了科瑞隆与受其神性赠礼的原初精灵。这些神明曾将罗斯激进的思想带给科瑞隆,而他们的造物主则回报以神力的广进。当罗斯用她的许诺诱拐部分原初精灵离开科瑞隆时,这些高等的神力凝聚体(???)保持了对科瑞隆的忠诚。因为他们拒绝了罗斯奸诈的道路,他们的不朽与原初之力得以保留。
  地表精灵与其他生于光明之下的精灵尊崇这些实体,因他们保持了对科瑞隆的忠诚。事实上,这种尊崇与其说是对一个神明的信仰,不如说是对先祖的敬拜,因为所有的精灵都是自席尔德林诸神传承而来的。
  精灵诸神表格列举了席尔德林诸神的成员。这张表格记下了每个神祗的阵营,神职(这个神最感兴趣与负责的领域),那些供奉祂的牧师的建议领域与神祗最常见的标记。数个表格中的神职将在下个部分中得以描述。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1 于: 2019-12-26, 周四 07:54:00 »
   科瑞隆·拉瑞利安
  精灵的造物主是混沌与美丽的具现。科瑞隆就像一道微风或小溪般反复无常而易怒,但同样地,他也很容易便忘却并原谅。这尊神祗喜爱魔法,艺术,自然与自由。任何感受到了科瑞隆之隐秘存在的生命都会将那感受描述为无上的喜悦,而在祂的存在消散之后,他们又会为之感到深切悲伤。
  科瑞隆从不指望在祂的追随者身上得到什么——没有复杂的仪式,没有频繁的祭典,乃至于日常的祈祷都没有。科瑞隆想要他们享受生活,尝试新事物,想出真正所欲并前去实现。作为对这不同于一般的宗教的自由的回报,科瑞隆希望他们专心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一有小危机就祈祷求助。这些诫命印在每一个精灵的心中,因每一个精灵最终都是从科瑞隆身上分离下来的碎片。当精灵们询问他们的祭司一个精灵该如何感受到科瑞隆的存在时,祭司们总是说:“首先,真正了解你自己。只有到那时你才能真正感受到我们的造物主就在身旁。”
  为科瑞隆之荣光而献的祭礼一般在天然园形石场或在碗形的森林空地中举行。为了遵守科瑞隆的首要戒律,即人皆自由,所有参加祭礼者被允许以任何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敬意,只要他们的敬拜方式能够与他人的敬拜共鸣,共筑出宏伟的崇敬之情。这种聚会比任何有组织的崇拜活动都要更有节日气氛。
  许多精灵法师尊崇科瑞隆,并以祂的符号装饰自己的法师塔与法术书。他们之中的个别认为科瑞隆正是原生魔法raw magic的具现化,藏匿于多元宇宙之下的原初之力。科瑞隆不是能被驯服或是塑形的魔法——不是魔网,或是其他同名之物——而是魔法的本源其身:一道由光辉灿烂的无尽可能筑就的高墙。

阿梵多的秘仪mysteries of Arvandor
  只有那些抱着最强劲的韧性对精灵进行研究的长生学者们才对阿梵多的秘仪有所耳闻,而这些学者所能收集到的全部资料也只是:这是精灵们奉献给科瑞隆的神秘聚会,一处众生体验精灵创世神话之奥秘的奇迹再现。
 事实上,阿梵多的秘仪是一种被精灵们认为是他们的造物主对他们的召唤的事件。这事件发生于转瞬之间,跨越多元宇宙中的一个或多个位面,且无人可确保它还会再发生第二次;能够听到这个召唤的能力便是一份贵重的天赋。根据科瑞隆自身的需要,他会将一小打或是数千精灵召至一方,其中的每一个精灵都将暂时回归到科瑞隆的躯体中,去进行只有神明自身才能理解的任务。
  在这聚会开始之前,被选中的精灵们会有强烈的梦境与清醒时强大的幻视催促着他们前往一处确凿无误的位置。这时,蒙召的精灵们必须选择是否要跟随这个幻象,因为他们很清楚不是每一个与科瑞隆邂逅的精灵都能回来。事实上,能够再次成为神明的一部分,并于揭开面纱之前恢复意识是每一个精灵的愿望;但有的精灵已经开始对凡间产生依恋,因此他们拒绝了他们神明的召唤。那些接受了召唤的精灵会像受到心灵感应一般被指引前往目的地,其途中可能需要跋涉数百英里乃至于跨越位面。大部分从秘仪中归来的精灵都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出于崇敬和欣赏,这些参与者大部分都对自己的经历缄口不言。那些谈到了阿梵多的秘仪的精灵艰难地想要找出合适的词,但到最后他们也不过是用不同的说法来表示:这秘仪是一个(让精灵进入到科瑞隆之中,将他们的生命力量奉献给神明,神明以让他们暂时回归到自由而无定形的天然状态作为回报的)(括号内为修饰“方法”的从句)方法。在这场神秘仪式结束后,许多精灵对自己的起源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并对魔法有了更坚实的掌握,还有些精灵则乐于与那些新蒙召的精灵们进行长久的心灵感应交流。
  用于阿梵多的密仪的隐秘神殿会出现在不同位面,通常坐落在墙壁绘有或刻有繁星图案的洞窟的小室中。在有这么一个稀有事件发生的位面里,科瑞隆的祭司会维护举行密仪的神殿并将其供奉于神。这些圣地通常是天然便保有魔力的自然区域。
  密仪的故事经常被神学家们当做是科瑞隆对他那些刚愎自用的孩子们的永恒关爱的例子之一。有的智者们想象在未来的某一天,科瑞隆会因宇宙中的某一重大事项而心满意足,并将密仪的机会赐给每一个精灵。介时,精灵将再次成为一个拥有无上喜悦与不定形体的种族。

边栏:
劇透 -   :
科瑞隆的祝福
易变,欢乐而美丽,原初精灵们可以变为它们想要的任何性别。当它们屈服于罗斯的影响并修改了自己的身体结构后,它们便无法再如此转换性别了。但少数生而雌雄同体的精灵被认为浸受过科瑞隆的祝福——是神宠的活见证与原初精灵原始的不定形态。许多科瑞隆的大祭司都蒙受此等祝福。
  蒙福者中最稀少的那部分能够在完成一次长休后任意改变它的性别——这是一个被卓尔以外所有亚种的精灵庆贺的奇迹。黑暗精灵们因此能力而感到恐惧并把它当成一种诅咒,因为它会动摇他们社会的根基。如果科瑞隆的祝福显现在了一个卓尔身上,那么它会被放逐到地表并在那些科瑞隆信者间寻求庇护。
« 上次编辑: 2019-12-27, 周五 19:25:27 由 Mercurius »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2 于: 2019-12-26, 周四 08:42:13 »
哈娜丽·瑟拉妮尔
  哈娜丽是精灵的美与爱之神。她通常被描述为一个美丽女子,在某些故事里,她也以一个光彩夺目的男子的形象向凡人显现。哈娜丽在一个故事中的性别无关紧要,因为不管故事中存在多少曲折与痛心,最后的结局总是万事归妥,爱人团聚。哈娜丽与精灵或其他凡间种族的罗曼史一直都为精灵吟游诗人或诗人称道。在阿梵多,哈娜丽拥有一个叫“永金(Evergold)”的小水池。她每天至少一次在其中沐浴。据说,这池子中的水让哈娜丽永驻青春与令人窒息之美,但由于席尔德林诸神无论有没有在这池子里沐过浴,都显得既年轻又美丽,这种说法不过也是诗人的传说。有传闻说那些被邀请与哈娜丽一同入浴的凡间精灵们能保驻青春并让“超度(Transcendence)”的发生推迟至少一个世纪。许多精灵自称有过这等待遇,但真相总是能被吟游诗人把握住——有时候他们需要诚心询问,有时候他们眨眼间就能看穿。
  哈娜丽的祭司负责主持精灵间的婚礼与家族庆典。除了婚礼与一连串的春季庆典以外,哈娜丽的祭司们很少主持活动。

  美貌之池Pools of Beauty
  那些信仰哈娜丽的精灵会以她的名义在一汪天然清泉边建起神殿——作为“永金”的力量与纯洁的象征。她的祭司经常会在这种地方周围摆上鲜花与雕像来彰显此地的自然之美。若有一座神殿中供奉了多位精灵神祗,那么一只饰以黄花或花瓣的,盛着水的大理石碗便是用于表达对哈娜丽的敬拜。
  哈娜丽的水池是返老还童的象征,池中之水更象征了奔涌不止的爱之力。对于哈娜丽的追随者而言,爱情鲜活如河水,它能够轻松蜿蜒绕过一切障碍;必要之时,它也能够在岩床中开辟一条通往相聚之海洋的道路,在那里,众爱汇聚并与宇宙合而为一。就像那些航行于河流之上者一样,哈娜丽的信徒们以追从本心而闻名,她们不愿偏离追求无限之美的道路。
  哈娜丽的信者们也以主动美化他们周边的环境而闻名,并且他们从不要求别人效法他们。如果供奉诸神的神殿看起来有些地方不整洁,那么他们会立刻把那里打扫干净,并带来鲜花与新鲜的作为贡品的水、食物、红酒。他们之中特别敏感的甚至会在别人不小心把饮料洒在酒馆的地上或是把狼藉的晚餐残羹留在桌上时前去打扫,只为谦卑地侍奉他们的神。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3 于: 2019-12-26, 周四 08:42:35 »
拉贝拉斯·因诺维斯
  虽然精灵比其他绝大多数类人种族活的都要更久,他们也不会在非常衰老之前显露出任何生理上的衰老迹象。如果一个精灵的头发变得银白而且眼边泛起了皱纹,那么这个精灵一定已经活了好几个世纪而且只有几十年可活了。精灵们会因自己长久而持续的青春活力而感谢并敬拜拉贝拉斯·因诺维斯。
 拉贝拉斯通常被描述为一个有着银白长发的苍老精灵,他的双眼曾经碧蓝而现今朦胧灰白但仍然富有活力,他的眼与嘴边布满了细细的皱纹,右手因时光的摧残而略有受损。真要对这些让人觉其苍老的特征评头论足的话,它们只是让拉贝拉斯的追随者们觉得他比他年轻时更为英俊。大多数精灵似乎在经历“初映”之前很少关注拉贝拉斯。和科瑞隆与哈娜丽一样,拉贝拉斯从不要求他的信徒为他做什么。每天花几分钟思考从他得来的长寿与健康并在他的神殿前放上一束鲜花便是他所要求的全部。
  大多数聚落只有1到两名拉贝拉斯的祭司。这些精灵通常已经度过了他们的壮年,但还没有向内探求自己内心的想法。他们的职责包括在一个精灵因体验“忆起”,得知自己在凡间时日无多而意志消沉之时对其提供指引。他的祭司通常也出席葬礼,因为拉贝拉斯本人就因预见了精灵转生的益处而被敬拜。

永恒的观察者Eternal Witness
  一般精灵用一些短暂的事物装饰拉贝拉斯 因诺维斯的神殿。彩色的沙绘,被剪下的花朵,堆叠起来的石堆与薄纸箭出的图案,这些在其中都很常见。他的神殿总是坐落在能够对着永变的天空与太阳思索的荒凉高地。被夕阳晕染的云朵是拉贝拉斯追随者们的主要标志,他们经常将其纹在身上或是绣在长袍上以表达物质世界的易变本质。
  拉贝拉斯是时间的管理者,他看护着历史的经纬线不被强大的癫狂者或是偏离正轨的半神所扭曲,撕碎。他也是永恒的观察者,他看着精灵们从一个凡躯舞动到另一个凡躯中,每一段凡世生活代表了一个演员出演的一个角色。从拉贝拉斯的宇宙观来看,他把每一个精灵的一生都当成一个待写的故事,他推动着那些不合适的灵魂进入他认为更有利于他们长远发展的下一生,以此将整个精灵族的灵魂编织成一张跨越历史长河的长毯。为了感谢这份赐礼,拉贝拉斯的祭司与入信者们经常亲自编织端庄典雅的毯子,并把它们供奉于神殿之中。即使拉贝拉斯对席尔德林的影响使精灵们能够全身心沉浸到凡间生活之中,忘记时光的流逝与命中注定的死亡,拉贝拉斯的外貌与明显的岁月痕迹仍然不能使精灵免于沉湎在美丽的身体、悠久的寿命与世俗的财富之中。但是当他们经历“忆起”之时,这些幼稚的行为便会被他们搁置脑后,并开始在通往死亡与新生的旅途上思索真我。拉贝拉斯的祭司们会以慈祥的微笑迎接这些来到神殿的开目的精灵,他们带着满满的愧意与给拉贝拉斯的祭品,仍在“忆起”的视点与其意义的庄重中动摇。
  为了增强一个精灵忆起的印象,拉贝拉斯的祭司们会使用一件打磨精致的黑玛瑙镜。在供奉席尔德林诸神的神殿中也常常可以看见这些镜子的小型模型,用于纪念那些已经逝去的对忆起怀有重视的信徒。拉贝拉斯祭司们建议那些寻求他们帮助的精灵向镜内注视以加深忆起的出神。在镜面黑色的虚空中,他们将看到自己的前世的容颜与他们过去生活的景象——这是对众魂织成的宏伟锦绣的一瞥,而拉贝拉斯此时已经在为他准备下一世的生活。
« 上次编辑: 2020-01-02, 周四 15:20:17 由 Mercurius »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4 于: 2019-12-26, 周四 08:43:21 »
瑞里芬·莱勒瑞
与其他精灵神祇一样,瑞里芬曾是一个诞自科瑞隆的血滴的原初精灵。事实上,科瑞隆与其他的原初精灵都不存在什么“真身”。他们平时所用的“精灵”外貌,不过是在精灵们永远被锢于人型身躯后使用的方便形式。
  当其他精灵神祇打算以人型显现时,瑞里芬却有其他的想法。他以一棵雄伟粗壮,无比高大的橡树为自己的主要形态。据说,这树的根系深到能与世上其他所有植物的根相连接。通过这些根须的连接,他能够得知森林中发生的任何事情。
  当他要穿梭到其他位面或者世界时,瑞里芬将以一名体态英俊,十分高大健壮的深肤色木精灵的形象显现,叶子与枝条从他的头发中长出。
  无论在哪种形态下,他最关心的都是森林、草原的繁荣,四季的变迁与百兽的生活。大部分瑞里芬祭司都是精灵德鲁伊。他们与其他德鲁伊一样神秘而遗世独立,因此他们行事的动机对与他们相伴的人们来说往往是一团迷雾。
  精灵们一直都对讨论瑞里芬的橡树是否只存在于阿梵多位面;祂的根须是否延展到了其他世界;是否在每一个有植物生长的世界就有其复制品;祂的树形是否只是个祂与自然的紧密连接的象征而乐此不疲。而越来越多的瑞里芬德鲁伊们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全部都是,或者全部都否——看祂心情如何。”
Roots Run Deep根深蒂固
  众多参天古树相连,瑞里芬·莱勒菲的神殿便成。在精灵领地之中的许多森林里,都有这么一块小小的林地沉寂地矗立着,见证着世间万物的变化。在这些树木的根基处,其宏伟盘杂的根须之中,瑞里芬的德鲁伊们献上他们的祭品。动物的雕像,金黄色的橡实,雪莲花,榭寄生枝以及金缕梅是献与四季与林中百兽之神的常见祭品。瑞里芬·莱勒菲的神殿的根部通常都有一个供人盘膝冥思的休息场所。祂的德鲁伊们将树试做已知与未知,灵魂与物质之间紧密连接的象征。枝干向天空伸展,触及心灵放飞之所,浸入神明天启之域;而树根深深扎入地下,定于万象已知之中,遮掩未知之物。当瑞里芬的祭司们与巨树下冥思时,他们能获得更加新奇的观察世界的视角。这些瞬时视角通常促使一名信徒接下一个能促使自然恢复平衡的任务:要么传达一份至关重要的信息,要么完成一些其它挑战。
« 上次编辑: 2020-02-07, 周五 12:27:38 由 Mercurius »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5 于: 2019-12-26, 周四 08:43:50 »
莎罕尼·月弓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线上 Mercuriu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 A faithlessness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6 于: 2019-12-26, 周四 08:44:16 »
深海·赛悉拉
真的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意义是什么的话,那就不要继续下去好了。

离线 草伊布

  • Peasant
  • 帖子数: 18
  • 苹果币: 0
Re: 席尔德林诸神
« 回帖 #7 于: 2020-01-06, 周一 20:56:31 »
这一章终于不是神话了,有些对扮演有用的东西,只不过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pc可以利用的背景啊……
我觉得我在我的背景里写“TA经历过瞌睡龙的秘仪”或者“TA受到过瞌睡龙的祝福”或是扮演一个哈娜丽的清洁强迫症牧师,估计十有八九会被吐槽乃至挂墙……